suit  

釦子掉了。「我不會縫,以前上家技課,最不會拿針線了。」其實根本就是懶惰!
你總是會用一種沒好氣的表情瞪我一眼,然後說「放著吧,我來找針線。」然後每次找針線都要花不少時間。細心地將線穿過針頭,穿著單薄白色背心的你總會坐在沙發上,聚精會神地一針針幫我把鈕扣釘上去。總會在最後做打結的ending時,花多一點時間把掉了的鈕扣縫得實實的,然後把成品交給我。

以前,總是媽媽幫我做這些,釦子掉了、新買的衣服裙子不合身,統統交給她處理。
現在,換你在幫我做這些,我還很沒良心地在一旁笑你娘,外加無恥地在一旁吟唱:慈母手中線,遊子身上衣......哈!

準時上下班、吃你做的飯、看電視劇、逛夜市、假日亂閒晃......生活總算是安穩了,但卻一直覺得總是少了點什麼。已經不知道所謂的幸福是什麼模樣,因為它真的很抽象。已經不知道所謂的浪漫是什麼模樣,因為它真的很空蕩。

喜歡找你胡亂聊東聊西,「你覺得如果我是男人的話,長得帥嗎?」「我懷疑你可能是有子宮的。」我很愛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。
還記得,我曾經問過你「我們兩個誰會先走?」,當時嚐儘分隔兩地心酸的你說「讓妳先走,接下來的難過我來承受就好。」
說真的,我的淚是盈滿眼眶的,到現在還是會!只是啊,你打死都不肯承認自己曾經這麼說過。

所以,每次看到你認真為我做每件事的表情,嘴巴硬說不用,但心是暖暖的,這大概就是人們說的「小確幸」吧!是的,我找不到幸福,可是卻有小確幸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秤 的頭像
阿秤

阿秤的生活雜記

阿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